Z

赤琴(新人入坑,可能会弃更)

这几天回老家,两天之内无法更新,很抱歉,请见谅。【一本正经的说话】


赤琴(新人入坑,可能会弃更)

【继续上次的】     

  “800码。”

  “咻”音落的一瞬间,冷酷的子弹毫不留情地射出。   

“不愧是大哥呢。”一个粗壮的男人轻叹。

  琴酒摇摇头,还是不及他呢。     

  “Hello,TK!”那是一个妖娆的女音。 “Vermouth……”琴酒有些无奈,他对这个女人的神秘主义已经无话可说。

“有任务了。”贝尔摩德勾唇一笑,这两个人对上的话,倒是很好玩呢。

“什么任务值得你那么开心。”琴酒觉得眼前的人有些反常。

“A secret makes a woman woman.”贝尔摩德幽幽回答。

一小时后——

“米、花、町。”琴酒一字一字吐露着,对电脑中显示的任务有些不屑一顾,区区调查任务交给情报组就够了吧。

“早上好,先生。”一个清秀的男音。

琴酒抬眸,“是你,酒吧里的waiter。”

“先生是有什么事吗?”冲矢昴故作疑问,能值琴酒出动的任务,倒是有意思啊。

“没事。”一如既往地平淡。

“那要不,来我家喝一杯吧,酒吧太过嘈杂了。”冲矢昴笑了笑说。

“不……可、以。”琴酒有些迟疑,最终还是同意了,对于眼前的男人,总有种莫名的安全感。

   “这……是你家?”琴酒显然有些不相信,组织曾经还来搜过这间别墅,好像是一个什么新一的侦探小子吧,这次任务的地点似乎也在这里吧。

    冲矢昴摇摇头,解释道“我是借住这里而已,我和这户人家的主人工藤优作见过几面。”

   

     一丝不苟的屋子无一不显露出主人爱干净的特性。

     “要喝点什么?”冲矢昴瞥了一眼琴酒。

      “……还是老样子吧。”琴酒坐在一个陌生的地方,有些不适应。

       冲矢昴背过身,诡异一笑,除了他没有人看见烈酒里摇晃的白色药片。@

赤琴(新人入坑,可能会弃更)

【由于不是很会操作,只能重新开文档继续更,之前是有一话的,也是本标题】


“赤井,戏弄我的话就别在说了。”琴酒显然没有把他的话放在心上。

“看来你是不相信我说的话啊。”赤井秀一眯了眯眼睛,瞳孔中满是危险的神色。

琴酒轻笑,“赤井,我们可是对立面。”

“那又如何?”赤井秀一反问。

“如果我说我不想呢。”琴酒侧侧头,看着眼前的男人。

  “这不是想不想的问题。你是组织高层,我是FBI调查官,现在,你归我管!”赤井秀一摇了摇手中的手铐。

“原来,这就是你的目的啊……”琴酒低语。

  “走吧。”

   琴酒坐在这熟悉而陌生的车上,几分怀念,几分生疏,空气中还是那股好闻的七星烟的味道。

  “咔——”锁的轮轴转动着。

   赤井秀一微微皱了皱眉,看向后座的男子。只见银发男子解开了手铐,“抱歉了,赤井。我不想呢。”琴酒径直打开了车门,跳下车,招招手,“下次见面,就真的是仇人了。”

  “给我个理由。”赤井秀一在海风中的声音很平淡。

   “TK是不能拥有感情的,一切就过去了吧。”琴酒又多了几分坚毅。

    空气中一片寂静。

    月光下,只留下一个银发男子冷漠的背影。


    “哟,这不是我们的TK先生吗。”女人吹了一个口哨。

     “Vermouth……”琴酒有些苦恼答应了来酒吧。嘈杂的声音给郁闷的心情又添上了一笔阴影。

      “好久没有调一杯马丁尼了呢?”贝尔摩德附在琴酒耳边说。

       “恶心死了。”琴酒皱了皱眉。

        “哈哈哈哈~”贝尔摩德大笑,“Gin,你该不会不行了吧。”

         “我都说了我没心情!贝尔摩德!”琴酒染上了几分怒色。

          “Waiter,一杯Gin。”琴酒冷冷的说。

           “先生,这是您的酒。”声音听起来大约二十多岁,而琴酒却无故的听到赤井秀一的感觉。

           抬眸是一个年轻的男子,一股书生气,一架眼镜显得斯文,“冲矢昴吗?倒是和他很像呢。”琴酒落寞的闭上眼帘,也错过了冲矢昴墨绿色瞳孔中诡谲的光芒。

     


赤琴(新人入坑,可能会弃更)

      皎洁月下,码头边清新的海风拂过,是夜。

      “好久不见啊,赤井、秀一。”淡淡地星辉映在金发男子略微勾起的唇角。

      “确实呢,我亲爱的,宿敌先生。”依旧是一个针织帽,墨绿色瞳孔有一瞬间的疯狂。

       他们两个似乎变了,又好像没变,气息不同,却依旧融合在夜里。或许,这是灰色地带的象征。

       “一决胜负吧,Rye。”淡淡的男音,却带有了一丝悸动。

        赤井秀一听到这久违的称呼,有些慌神。他笑了笑,“我们这样也斗了好几年了吧,Gin,该分出胜负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 “或许,这是我最后叫你Rye,亦或,Gin也不会存在了。”冷漠的声线染上了几分嗜血的味道。

         忽然,二人消失在了夜中——这是高手间的对决。

         “咔——”银色的手铐在月光下闪烁着。

         “你说了,Gin。”赤井秀一勾起了邪肆的笑容。他的宿敌最终还是输给他了呢。

          “杀了我。”琴酒的声音依旧冷漠。

          “为什么呢?如果说,我不想呢……”赤井秀一把玩着银色的手铐,不知沉思着什么。

           琴酒挑挑眉,显然有几分诧异,“如果你放了我,下次我一定会杀了你。”不大不小的声音飘在海风里,却逃不过停顿。

           “不会有下次,绝对。”赤井秀一的声音有了几分坚定。

            “赤井,你的目的究竟是什么。”尽管琴酒怎样晓人心,去看不懂赤井秀一的心理。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赤井秀一的唇角微微勾起的弧度,一字一字吐露着,“征、服、你。”